我愛我的祖國征文作品選|我的幸福感

AI讀新聞 2019-10-10 09:15 來源:昭通新聞網

祖國就像父親的面容,由遠而近越來越清晰。小時候,祖國在父親的故事中。父親是伴隨新中國一路走來的,親眼見證新中國從站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變化。很多年前,在我的記憶中,父親總是告誡我說:“要努力學習,努力工作,不要辜負這美好的幸福時光。”

父親出生于1935年,那時,匪患成災,人民流離失所、朝不保夕。一到晚上,土匪出沒。太陽還未下山,人們就要把少得可憐的東西藏起來,不然,哪怕一雙草鞋,也被搶得干干凈凈。父親說,有一次,奶奶帶著他們幾兄弟躲在一座山的樹林中,看見下面10多個土匪,點著火把,從對面走來,便喊大家都不要出聲,免得招來橫禍。這時,妹妹才半歲多,餓哭了,在這危急時刻,奶奶只得捂住妹妹的嘴,防止發出聲音,可是妹妹不懂事,越發哭得厲害,大家心急如焚,等土匪走遠后,才發現,妹妹窒息死去了。現在,父親84歲高齡了,一談起這件事,就很難過。

新中國成立那時,父親才14歲,父親說,爺爺去世得早,奶奶帶著6個孩子,日子過得非常艱苦。記得那時,父親還和16歲的二伯,換著穿一條褲子。由于父親小,很少出去趕集,所以,自己只有外出的時候才能穿一次。到了合作社期間,父親做過會計、保管員、生產隊隊長。父親說,那是大家都投入熱火朝天的生產勞動中,如修堰溝、水庫和砌石埂臺地等,一年到頭都是忙,任何人也不能例外,想要偷懶,要受到嚴厲批評和教育,更別說什么坑蒙拐騙偷搶了,人們的私心雜念受到極大壓制,基本上達到路不拾遺、夜不閉戶的理想境界。

20世紀90年代,農民工南下打工逐漸成為潮流。高考過后,為了補貼家用,我也加入到浙江省打工的行列。其中,貴州省貴陽市是最大的中轉站,人口流動大,社會治安復雜。第一次踏進貴陽火車站,因隨地吐痰被罰款20元。在小賣部買餅干回來被小偷偷走20元,這樣下去,到浙江省可能身無分文了。我靈機一動,趕緊將剩下的幾十元錢,放在鞋底的夾層中。火車上,每到一個站,都有人賣小吃,我餓得不行,就吃餅干,水也舍不得買一瓶。我買的是站票,看見一個衣著光鮮的年輕人,買了一瓶水,坐在我的對面,慢條斯理地喝著,不久睡著了。桌上有五顏六色的零食,我羨慕極了。到達株洲市,我發現一群人圍著這個年輕人,其中一個拿著一塊刀片,偷偷將他的褲子劃了一個洞,將里面的錢拿出來,迅速遞給同伙。正好這時,火車停了,那一群人瞬間無影無蹤。

黨的十八大以來,黨和政府加大扶貧攻堅、懲治貪腐、掃黑除惡三大民心工程的建設力度,貧富差距縮小了,老百姓安居樂業了,人民群眾的幸福感、獲得感和滿意度進一步提升了。 

(作者:趙高虎  系鎮雄縣母享中學教師)

主編:彭念敏  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 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:彭念敏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標簽 >> 文學 70周年 見證 
    围棋的十三个基本定式